坑品超烂的!

 

[evanstan]寻欢 1-5

*短碎 啰嗦 三观不正 不想总是看384在rps文里被欺负所以写了这个 谁也不虐 因为三观不正
*没什么剧情 官能爱好者 想哪写哪 雷就别点 OOC绝对有 自留存档

寻欢

1
“新衣服,huh?”Anthony从后面揪住了他长袖衫的领口,语气很是幸灾乐祸。

Sebastian抬了抬眉毛,撇着嘴。他今天穿的白衣服,等到活动结束上面已经蹭满了各色粉底和唇膏印子。“是啊…灾难。”说着他弹掉了胸前沾上的一根假睫毛。

“快走吧,再晚一会儿搞不好有迷妹追你的车,天后。”他的黑人伙伴跟他碰了碰拳头道别,“我猜你已经受够了那些提问。”

他有点疲惫地笑,“也没那么糟吧?”

“你看上去就是有那么糟,老天,”Anthony的手捏了捏搭档的脖子,“看看今天这个架势,再不滚回去浇冰水估计会收到刀片什么的。”

Sebastian被他逗笑了,有点滑稽地咧着嘴,白炽灯照得他脸色发暗,“呃…好吧…说实在的我还不知道…前几天我还在欧洲。”

但是他话说到一半,有工作人员过来叫人,他们只好点头然后匆忙地分开。

2
Anthony说中了,他累得要命,闻上去就是一块脏兮兮的粉扑,并且心情差劲。有求必应两天,笑得脸部僵硬,他现在简直立刻能在酒吧里睡着。

Sebastian盯着圆桌上的台卡发呆,眼神像条失忆的金鱼,直到韩裔友人把打火机拍在他手里,他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直把烟叼在嘴上都忘了点。

他此刻心里有点微微的快意。

人人都以为他和Chris Evans有点什么——友谊啊,或者bromance,电影里的化学反应之类的…宣传期来这些很管用,要演得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尴尬,而且效果十足——这说明其实没人信那是真的,因为他很直,他们都很直。

谁能想到四个月前他们是真的在床上干得难分难舍呢。

还有几个礼拜前,他在一个活动的after party,Chris出差碰巧就住那家希尔顿。他跪在Chris房间地毯上用嘴一颗一颗咬开那个男人的Tom Ford西装裤扣的时候甚至一只手里还拿着香槟。他们从床上一路干到落地窗前,Chris架着他的腿,他只穿着衬衣和西装马甲的背抵着玻璃——他想让Chris从后面上因为不愿意把Zegna的衣服弄皱,但是Chris坚持要看着他的脸。他就报复地把酒全部淋进了那男人解开两颗衬衣扣子的胸口。

有什么关系呢,那个男人根本不会生气,他喜欢这个,他们都喜欢。上床这种事情,有的人天生就好像为了对方存在,除此之外的解释就是多余。

Sebastian眨了眨眼睛,点燃了嘴里的烟。他的伙伴们围在身边,女孩儿把头枕在他颈畔,他们举着杯子开怀大笑。

3
基本上Sebastian不会主动联系Chris,呃,其实Chris也差不多。

一开始Sebastian真的以为Chris在和Sandra Bullock交往——刚进组那阵子,他和Anthony就此事认真交换过意见。他觉得那挺酷,很酷,所以更加认为这个男人是“前辈”,他问Chris能不能和妈妈合影的时候还紧张来着。

那时候他刚进组,和Chris在不同的team,他们就只是见面打了个招呼。他们互动很少,直到全部杀青所有人都还觉得他和Chris比较不熟。宣传期开始他们才突然气氛微妙起来。

“你觉得——只是假设,如果他们是一对,到时候我们会不会被邀请去参加婚礼?”有次间歇,Sebastian一边拼命扇着风一边小声问Anthony,他身上穿着戏服,被各种布料塞得鼓鼓囊囊的。

Anthony白了他一眼,“你他妈想得也太远了……你敢去问他绯闻的事吗?我看你根本就是想见George Clooney!”

是啊,他真的是,他的黑人兄弟太懂他。Sebastian耸了耸他沉重的肩,然后他们又聊起了音乐剧。

Sebastian有点忘了第一次和Chris上床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是宣传期里有次醉酒走错了房间,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是什么都无所谓,就像他还是个演艺圈新人的时候他总是认真回答每一个问题、上访谈之前认真背稿,但后来发现其实也没人想听那些正经答案。于是他后来也就学会了美国人whatever的那套。

Sebastian和Anthony关于Chris Evans的绯闻始终也没有定论——他没在床上问过那男人这个。他们时间紧迫,忙着亲嘴,揪头发,叫床,把对方咬出牙印,打炮就像打仗。仅有的几次Sebastian留下过夜,但其实他又和Chris的作息完全相反,他在男人睡熟以后就滚到床的另一头捧着ipad看老友记通宵。

没有人知道。连他的黑人伙伴也不知道平时剧组里一起工作的两个同事居然背着他搞在一起。Sebastian觉得好笑,他喜欢“搞在一起”这个说法——他和Chris确实除了搞也没什么别的会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他决定和那男人结束了,Sebastian想,他一定要问问Chris到底有没有在和Sandra Bullock拍拖。

4
“嘿,晚上过得怎么样?”在电话里听到Anthony那种rapper的腔调有点突然,Sebastian笑了。身边他的朋友们正凑在一起看一个搞笑视频。

他站起来走到街边继续抽他的烟,“挺好,除了晚上有点冷,我说。”

“哇哦,那还是别往身上泼冰了。”

他笑,耸着肩吸了口烟,两颊凹陷,火星在黑暗里猛地亮了一秒,“我没事啦,you know,我自己不是还开玩笑来着。”

“长进了不少,哈?你突然放这么开真是快吓死哥哥了。”Anthony忍不住吐了句嘈,他们同时笑起来。

他们约好回去一起打篮球。他挂了电话一个人站着,手机屏幕的亮光暗下去,他重新把烟叼在嘴里,女孩儿朝他走过来,柔软的手攀上他的手臂。

5
Sebastian又想,似乎每一次他和Chris上床都是那男人来找的他。

Chris决定时间,地点,Chris决定他喜欢的玩具和姿势。他只负责让Chris找到,然后爽就够了。

难以想象。有时候他们不能见面也会玩一些过火的,比如有阵子Sebastian在家呆着没有试镜而那男人在威尼斯,Chris要求他后面塞着肛塞一整天不许拿出来。事实上他自己的实践更过火——他就塞着那玩意儿出门买烟买酒买咖啡,他还跟电话那头的Chris汇报自己一边玩弄那个屁股里的东西一边接女孩儿的电话。

那男人受不了这个,他得意,有点报复心理。Sebastian或许是最高级别的保密树洞,没人知道他们都干过什么,他们寻欢就像末日的酒神。他是那个男人的“洞”。

tbc




评论(20)
热度(784)
Top

© 玻璃蓝眼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