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品超烂的!

 

Chris手机里写给Sebastian未发送的短信(部分)

——

我想在一列火车上遇见你,维也纳的夏,艳阳高照,你说德语,喉音低沉,你在读小说,看上去像是有好几天没有仔细打理过容貌了,胡茬冒得厉害。但我喜欢你这样,你褐发,灰蓝眼睛,穿件发皱的外套,深灰色。我直接朝你走去,你还在一动不动地读你的小说,我看清楚你手心里捧着的小说封面,是茨威格,我犹豫,不确定自己还记得书的内容,我不想从一个糟糕的搭讪开始。

 

我朝你走过去,列车驶过轨道的规律的轻微晃动让我有点喝醉的错觉。我还不认识你,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只看过你的侧脸,没有仔细端详你的样子,可我知道我该这样遇见你,同你说话。说这节车厢开头坐着的一对争吵的中年夫妇,我问你关于婚姻的话题,你从阅读中抬头,我终于看清楚你的样子了。

 

你还很小,远比现在小,我怀疑你刚二十出头,我不确定你是不是读完了大学,或者这是你的毕业旅行。你脸颊的轮廓饱满而柔软,嘴唇撅起来的样子也柔软,你看到我了,眼神好奇,我是个风尘仆仆的异乡客,胡子拉碴,穿着沾满尘土的旧外套。我就是这样遇见二十二岁从维也纳到巴黎的你,坐在夏日欧洲缓慢行进的列车上,而你快要和熏热的风融为一体。

——

我想要看你裸露的身体。我后悔没趁你睡着的时候偷偷拍下来。其实我也并不想那样,那不是你投射在我脑海里的准确的模样。你睡着了,眉头紧皱,你悲伤。我就想象你的梦。

——

为什么你总是在睡着的时候皱眉?我希望你开心,永远都开心,在我想你的时候也一直都开心。

——

我想我会和你搭讪的第一句话是,茨威格是不是比普鲁斯特更好读一些?你会挑我的毛病,挑起眉毛,你瞪大眼睛的时候可爱,你会建议我读一读茨威格写普鲁斯特。我总梦见那个夏天的中午,在维也纳去巴黎的火车上,车窗开着,空气里有股子陈旧的马粪味儿,不怎么好。色调像是奥菲尔斯的电影,劳拉-蒙特斯,但你读的小说像是伯爵夫人的耳环一类的。我结构有点差劲,想向你请教,或者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聊伍迪-艾伦,鉴于你正要去往巴黎。

——

你又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发呆了,你的沙发会被你坐出个坑来。你抽了我们干第一回之后的第三支烟,你这么抽烟以后会勃起困难的。但我还是该死的喜欢看你抽烟的样子。

 

你不说话时总让人捉摸不透,这是废话,但我有点害怕那样。我害怕的是,你总不说话,你来,皱眉,你走了,但是再没出现过。

 

你和你的姑娘们在一起是这样吗?当然不是。我替你回答。你对女士们笑得都很温柔,你是个温柔的人,我知道,温柔的绅士Sebastian,连你的名字都这么绅士。你轻轻搂她的腰,她的鼻尖到你衬衫的第三颗扣子,这样,aaaaaaaaasssssdddddddd

——

上周五在那家墨西哥菜餐厅看到你的车了,没和你打招呼,知道你不喜欢。

——

我觉得True Detective应该拿个奖,但是报错单元了,糟糕。你会喜欢马修的,因为你喜欢Leo,听说你看过他所有的作品?我更喜欢Sebastian.

——

少年时代也很棒

——

我有时候也想要拍库斯图里卡那样的电影。我想和你聊天。

——

你有点严肃。我后来又去拿了那套深一色灰的Gucci,因为和你那套银灰色很像。我怀疑那天在见面会上你凑过来说话被拍下来了,当时我问你晚上做吗你说你有事改天再约。

——

我就是想给你传个纸条

——

想说那个洋葱酸黄瓜和火烈鸟的荤段子真的是我先讲给Tony的

——

别再瘦了

——

评论(35)
热度(248)
  1. EmyKruz玻璃蓝眼珠 转载了此文字
  2. 初雪一杯玻璃蓝眼珠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玻璃蓝眼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