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开车的相声演员不是你爸爸

 

梦中人2

*

“要像这样,知道了吗,像这样,手先顺着你的脊椎骨一节一节摸下来,你能感觉到吗?像这样,摸到底。”


男人的声音琐碎简短,一个词一个词敲碎他的脑子,他温暖的手指从他脑后剃得干净的发线开始缓慢摩挲,然后向下,他脊椎的第一个骨节,再向下,他喘息仿佛溺水之人。


“第几次做梦?”


他的喘息带着哭音,“不知道,不知道。”他摇头,男人的手指停留在他尾椎处的浅浅凹陷,只是手指他便不能承受了,颤抖着狠狠撞进被他绞紧在怀里的枕头。“每一次。每一次。”他哭。


每一次被亲吻取走氧气,千万分钟的亲吻,他哭,梦里哭到胃部抽搐着干呕。“每一次。别走。”


他被打开了,被贯穿,被奇怪的梦境和男人的手,被让他窒息的吻和侵略般的做爱,他呼喊求饶挽留,去亲吻男人的小腿和手指,眼泪打湿裤脚,他哭,世界末日来临。


“答案?”


男人的手抽离了,他焦急,手指揪紧,喉间发出不受控制的呜咽,他摇头,向男人靠近像靠近生命中的最后一束光,像是辩驳所有遇见后的过错。“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别走。”一些热恋的碎片在他的脑子里闪过反射出光芒又消失不见了,他抬眼看到男人冷漠地摇头。


“答案。”


温度消失了,他生气,气急败坏地捶打床面,撕碎指缝里的布料,咒骂世界,不要走,别走,神殿的门为他关上他要被留在那个苦无一人的地方直到永远。他像困兽一样咆哮,发疯般来回踱步,肌肉痉挛发抖,寻找答案。“别走,求你,别。”他干呕着说不出话,一点点化为尘埃,“我爱你,别走。”


男人不会回头了。他哭,“别走,Chris,答案,Chris,答案是Chris,别走。”


男人不会回头了。


*

就这样吧。他在酒店的便签纸上写字,就这样吧。


男人还在熟睡,蓄着胡髭的脸庞疲惫而有醉态,他最后环视房间,整齐如同未曾有人入住,他的房卡留在便签纸旁边。


他又转身走回桌边,抬手撕下写着字的便签,男人在睡梦中皱眉,他思索,将那张纸揉碎吞进嘴巴。


然后他离开,像是从未出现过。

评论(4)
热度(95)
  1. 喋喋以喋喋玻璃蓝眼珠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玻璃蓝眼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