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开车的相声演员不是你爸爸

 

Girlfriend-This is not a love song(上)

巴琪姐姐领回了一个冬妞。

 

*

Steve从不知道Buckie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妹。

 

“我还不知道你有一个双胞胎姐妹?”所以他疑惑地看着现在他公寓门口的女孩们。两个。棕发。其中一头长卷发的那个正冲他露出有点抱歉的微笑,弯弯的嘴角上扬,Buckie总是用这样的笑让Steve无可奈何。

 

她身边另一个少女棕发齐肩,额前几缕发丝汗湿了凌乱地粘在脸上。天气别提有多么炎热了,黏腻的薄汗甚至让Steve贴身的背心快要湿透,但女孩却穿了一身紧绷的黑衣。

 

不是Buckie总穿的那种黑色紧身背心和拳击短裤的黑衣,而是…Steve想这是会出现在米拉乔沃维奇身上,或是黑寡妇,因为那些紧贴在皮肤上的衣料看起来可不是under armour店里在卖的那种,皮制束带越过两肩在背部交叉又勒紧了腰,Steve有理由怀疑她腰间鼓起的口袋里装了什么毁灭性的武器(总不可能装的是口红和小圆镜吧?),可是谁会在热得发晕的大夏天穿成女特工或女刺客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呃,等等,而且她还有一张和Buckie一模一样的脸。

 

除了她从出现在这里就一直冷冰冰的,纹丝不动的嘴角和浅色的眼睛硬得像块石头。

 

Buckie只有对那些没事找事的小混混才会收起笑容板起脸,圆圆的眼睛怒气冲冲地瞪着你,好像下一秒就会直接把你拎起来过肩摔。Steve见识过好几次,他不会告诉Buckie那样性感极了。

 

“不是,”Buckie低下头摸了摸鼻尖,“我真的不认识她……天呐Steve能不能先让我们进去再说,我可不想大白天惹麻烦。”说着Buckie一把拽过那女孩的胳膊将她们带进了Steve的旧公寓。

 

金发男孩皱紧眉头,蓝眼睛盯着女孩们在他那张旧木桌前坐下,Buckie热得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捋了捋长发用手腕上的橡皮筋随手绑起一条发辫。“我建议你拿点喝的,”她冲Steve点点头,然后看到警惕地站在客厅里,一只手按在腰间的那女孩,“这是我男朋友,Steve Rogers,他是个好人,我们不会伤害你的,”Buckie眨眨眼睛笑笑,“你可以过来坐下,喝点儿碳酸饮料,这里很安全,不需要你随时准备拔枪。”

 

她的手在听到Buckie的话之后僵住了,还保持着按在腰间的姿势一动不动,Steve从冰箱里翻出一大盒脱脂牛奶,拿在手上抛了一下,“……很抱歉我这里没有碳酸饮料,如果非要喝的话,可能只有这玩意儿了。”他从冰箱走到桌前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只玻璃杯。

 

Buckie注意到她接触到注满玻璃杯的乳白色液体的眼神随着Steve的动作来回移动,她按在腰间的手终于放松了,安静地垂在腿侧。

 

*

“她跟着我,一直,然后我看到她的样子,天啊,简直就像十六岁我剪短了头发的时候第一眼看到镜子!”Buckie踢掉脚上的凉鞋盘腿坐在木椅子上,她每次认真谈论什么事情时就会这样,灰蓝色的眼珠睁得圆圆的像头小鹿,现在Steve可以看到两个这样的Buckie,头发稍短的那一个正倚着木椅的靠背坐着,后背挺得笔直,像一杆枪一样,一只手搁在桌沿上,手里握着喝了一半的牛奶杯。显然她在听,但并不决定做出任何回应。Steve和Buckie甚至感觉她压根没有听懂。她的另一只手被挡在木椅的另一侧,Steve怀疑那里有一把小型勃朗宁手枪。

 

“我们应该报警。”Steve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是在否定。

 

“我们应该。” Buckie重复。他们都知道这点。“我们应该问问她怎么称呼,而不是总是用she。好吧,”她摇了摇头,手托着脸颊,“我已经问过了。”他们又把视线汇聚在她身上,而她正缓慢地、小口小口地啜着玻璃杯里的脱脂牛奶。

 

Buckie冲Steve耸了耸肩,意思是看吧就是这样。没有冷气的旧公寓很快就因为聚集了三个大活人而闷热不堪,Buckie担心有人会从对面楼没有玻璃的窗户窥伺到这边发生的异常,因此Buckie在Steve给她倒牛奶的时候起身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现在Steve必须在黑洞洞的屋子里打开一盏灯。他们像是要在后方密谋炸掉敌人的武器库,只不过桌上没有作战图和沙盘,而一位士兵在喝脱脂牛奶。Steve像个军官一样双手撑着桌面。

 

“我建议,只是建议,亲爱的,你能把衣服换下来吗?”Buckie露出她认为自己最友善迷人的笑容,通常她只有在对即将期末考之前对教授这么干过,或者是当Steve抱着球穿过操场达阵得分,“这是夏天,我们通常穿得更凉快一点,而且你很热。显然。”Buckie指的是她紧绷的脸颊上湿漉漉的细汗,她想伸手帮她擦一擦,但还是更为惧怕被枪口抵住太阳穴。

 

“冬天。”她生硬地迸出一个词,包覆在皮手套里的指头紧紧捏着玻璃杯壁,Buckie和Steve紧张地盯着她的手,生怕下一秒杯子会被直接捏爆在她的手里。

 

“It’s winter.”她重复。和Buckie一模一样的灰蓝色眼睛湿润地注视他们,迷茫像雾气沾湿她的眼睫,她似乎是尽力地抿了抿嘴唇。

 

*

Steve和Buckie决定叫她Winter,Steve检索了黄页,找到了远在蒙大拿的某户人姓Winter的证据。Buckie去隔壁为她找出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留在Steve的卧室让她换上,但Winter在Buckie要转身关门离开时一把捏住了门框,Buckie有些疑惑,试图解释。

 

“不会脱。”她垂下眼角,看着胸前繁复交叉的皮制束带搭扣。

 

“天呐,我忘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Buckie从Winter的手撑出的门缝里滑进卧室,想要看懂她脸上的表情,“——我当然可以帮忙。”

 

Winter点点头,轻得像是风吹过雪粒的滚动,她松开手的瞬间把那扇用力捅进门框,Buckie看到被她拧下来的门锁在她们脚下滴溜溜打滚,一直轱辘到了床脚。现在Steve卧室的门上有一个洞。Buckie瞪圆了眼睛。

 

Winter只是走到床边的椅子里坐下,手臂搭在两边。她脸上无声的表情暗含了一种意思,Buckie应该,并且必须帮她解决那些连接隐秘繁复的束带,像处理一件仪器,或者秘密武器,从油污和烟尘中收拾它,清洗它。Buckie凑上去解开Winter颈侧的隐形拉链,想把这种念头从她的小脑瓜里赶出去,然后她意识到那并不是这身黑衣的起点,那甚至不是一个拉链,紧绷着Winter苍白的脖子的黑色织物是一个隐藏的面罩。Winter猛地瞪大眼睛,抓着椅子扶手的手臂收紧了。有那么一秒钟Buckie害怕她会轻易地用一只手捏碎自己的喉咙,毕竟她碰了Winter的大动脉,而她刚刚什么都没说就用两根指头卸掉了门上的锁。

 

也许这是一种信任?对于镜像的自己毫无来由的托付?Buckie的想象力还没有溜到关于公开课上那些平行时空或者无意识自我的复杂部分,她的手指找到Winter胸口的衣扣时正指尖打滑,手心里全是汗。对于在球赛间歇出场表演的拉拉队员来说脱衣服从来是一种基本技能,Buckie的15秒换衣速度惊人,并且从来没有失手扣错过胸衣搭扣,Winter的作战制服被一点点剥开了,露出紧贴在皮肤上彻底汗湿的紧身背心,她看起来很平静,任由汗水从结实的腹肌滚落,目光无声落在天花板上的一处裂缝。

 

天呐,Buckie在内心惊叹,她甚至没有一件……起到内衣作用的东西穿在身上,苍白皮肤冒着细汗,像是融化在热锅子里的油脂,勒得死紧的长裤终于被剥掉了,丢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钝响。Buckie揣测那里面塞满了军刀和弹夹,她对这些了解的不多,这是和平年代,佛罗里达通过了同志婚姻法案,时代广场在新年倒计时的夜晚多了一些垃圾,也有人在世界上的其他角落被处死,闹市区被扔下炸弹。而二十一岁的Buckie和她的男朋友Steve收留了一个移动人体弹药库特工,唯一担心的是谷歌卫星曾在她们手拉手上楼时拍下照片。

 

Winter穿着紧身背心和短裤安静地在椅子里坐着,好像她是一杆拆得细碎的枪,棕发贴着脸颊,而Buckie的声音从遥远的夏天传来,“呃,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不过,如果你热得厉害可以先去冲个澡。”Buckie耸耸肩,弯下身子去整理刚刚换下来的衣物,Winter被肌肉线条包覆的纤细小腿耷拉着,脚趾蹭着地面。

 

“这不行,”Buckie咬着嘴唇,而Winter微微睁大了眼睛,“哦,这真的不行。”Buckie把那些衣服在床上铺开叠好,“Steve家的浴室太小了,根本挤不下两个人。”

 

被脱得光溜溜坐在椅子里的特工少女踹了一脚地板上刚刚被她卸下来的破碎的门锁。


-tbc-

评论(26)
热度(196)
Top

© 玻璃蓝眼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