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开车的相声演员不是你爸爸

 

【Evanstan】宠儿Beloved(一)

Hi I'm back. 这是写给亲爱的@埃文斯坦 的生日贺文,我会用全新的心情和想法去写它,如果一开始的情节让你有所皱眉的话,相信我,那是个误会。


写得很慢,这是个我认为极其有趣的故事,感谢那天晚上我们一起想到的梗,虽然很多个月过去了,我也,写得,比以前差劲太多太多了,并且也许会更得有点慢,但是呜呜呜我会努力让它好看一点的。生日快乐,爱你。


——————

宠儿

Beloved

 

Well,故事总是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通常,这是在现实生活中会有的法则——有一天,Anthony对一个人冲着墙壁认真练习挥拳的Sebastian说,“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不解之谜,孩子,”Sebastian看见了他,拿掉耳塞,抹了一把脸上的汗,Anthony开心地嚼着口香糖,“第一,DiCaprio啥时候拿奥斯卡,第二,你为啥总在打架的时候哼哼哈哈,第三——Chris Evans的胸肌。”

 

“Chris Evans的胸肌?”Sebastian皱了皱眉。

 

Anthony愣了一下,像是没反应过来Sebastian会有这样的回答。然后他笑了,露出一口雪白的牙,“哈哈哈哈哈哈哈Yeah,Chris Evans的胸肌。”

 

*

每当有人问Sebastian,你如何评价你的搭档Chris Evans?他都会拿出自己专业的受访态度告诉对方,呃,你知道,Chris是个,嗯,非常好的家伙,我们相处得特别好,事实上,真的挺好。然后他就抿抿嘴看着镜头,视线在记者脸上游弋,采访现场再次陷入一种神妙的安静。

 

这并不意味着和Chris合作了三部漫威电影的Sebastian对这位同事有什么意见,他只是,呃,在采访的时候会进入一种“我在接受采访但我真不知道你想从我这问点儿啥”的状态——更何况有谁会傻到和自己共事的同行为敌?——这可是好莱坞,而Chris是超级英雄,GUCCI代言人,新锐独立电影导演,上过全球性感男星排行榜前五名,得过人民选择奖,连多力多滋包装袋上都他妈印着他的头像。

 

Chris是宠儿(现在叫Chris的有谁不是呢?)——然而Sebastian只是,呃,对这些事情不太感冒。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人活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可能必须要算上他一个——他在每周四打篮球,滑板玩得也相当不赖,他喜欢过的女孩儿留金棕色小卷儿的及肩短发,他喜欢欧文·肖的小说和伍迪·艾伦电影,iPod列表里塞满Led Zeppelins的歌。演员是他的第二职业而他从小学时期开始就想成为一名宇航员。他随时准备好为浩瀚的宇宙全身而退,可他是新移民,年轻的纽约客,拿学位的文艺青年,还拥有潜在的脱口秀主持天赋——仅限于当Anthony在他旁边的时候。

 

Anthony常说他一点儿也不好莱坞,他说那当然了,因为西海岸太多gay而明显我不是其中的一员。Anthony就笑他,对,你的泡妞技术超屌的,我知道。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上礼拜六我约了Emily、Frankie和Chris来我店里,你小子为什么又放我鸽子呢?

 

Sebastian就撇撇嘴,眼睛瞪得圆圆的,低着头认真玩着手里的咖啡杯,我没有啊,youknow,我被大头钉扎伤了呀。

 

*

这事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了。Sebastian那时候还留长发,说是长发,其实只是齐耳短发,为了拍电影接的一头小卷刚拆下来没多久还未来得及去彻底恢复原来的发型,他的造型师一天要念叨五百遍“别剪了其实你这样真的超级帅”,但他每次都只是笑笑不说话。

 

实话说,他那阵子心情很差劲,电影刚刚上映跑宣传,每天面对镜头笑得后脑勺疼,可问题是Sebastian本身压根就笑不出来。他那时候刚和女朋友分手,一天要装作不经意看三十次手机,分得他简直肝肠寸断夜不能寐,第二天还要化身为人形不高兴猫上班。

 

Sebastian那时还不太习惯在镜头面前表情管理,他觉得没什么必要,也压根不在乎媒体怎么写他,就像好多年前被拍到牵着女孩儿的手时他不经思考就展现在脸上的WTF的表情,狮子座的Sebastian,狮子座长发的Sebastian,女孩儿们喜欢他,说他很甜,而漫展上他灰蓝色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有点少言寡语地偶尔勾起嘴角。他们都以为这是还没从冬日战士里出来,自带生人勿近和我不开心气场。那天Sebastian至少收到十个以上不重样的不高兴猫玩偶。

 

他在签名间歇出去抽根烟,烟叼在嘴上摁了几次打火机也没有打着火,略长的额发挡住了眼睛,他愤恨地把几缕头发别到耳后,牙齿咬着滤嘴。那天的阳光很好,好得有点像个恼人的青春期男孩,扎在皮肤上有灼热的痒,他不得不全程戴着墨镜和棒球帽。他把棒球帽别在腰带上,墨镜挂在T恤领口,他总这样,还把小瓶巴黎水揣在裤兜里(事实上,是Chris在片场教他这么干的)——但当他穿上全套冬兵制服他连裤子都要专门的人来脱了。漫展上的大家穿得都很随意,坐在他旁边的搭档Chris Evans穿了件深蓝色线衫,刮得干干净净的下巴,看上去特别好脾气的样子,笑一笑像是会发光。

 

Sebastian坐下来的时候还随口说了一句,“嘿这件衣服我也有。”

 

Chris短促地笑了一声,然后随手分给他一瓶水。“告诉你件事,哥们儿。”然后Chris开始讲早晨在酒店自助早餐时发生的事情,他凑得很近,胳膊搭着Sebastian的肩膀,语速含糊且飞快,美国佬那种爽朗的笑让Sebastian忍不住也弯了弯嘴角,虽然他根本没有听懂Chris讲的事情好笑在哪里。他分神了一秒去想了想放在牛仔裤口袋里的手机是不是幻觉性地震动了,Sebastian装作不经意挪了挪腿结果发现并没有。

 

他总是走神,表情放空,等Chris讲完了那件好笑的事开始闭紧眼睛咧嘴大笑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迟钝地轻轻笑了两声。脑子里想的却是前一天晚上和朋友在聊天群组里谈论的话题,还有前女友对其他朋友说的有关Sebastian的话。Sebastian盯着Chris的嘴唇发呆,可以肯定自己的臭脸已经在现场每一架相机里留下案底了。

 

Sebastian靠着场馆后门的墙壁眯着眼睛抽烟,一绺鬓发从耳后滑下来,落在他嘴边,但他没管这个,他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看见不远处好像有个走来走去的身影。

 

他本来不想搭理这些有的没的事情,他压根也没这个心情。所以他只是继续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抽烟。即使这样这个上午他还是有点笑容过多了,Sebastian不笑起来有点凶,有几个朋友这么跟他说过,他唇角天生微微向下撇着,要么委屈,要么淡漠,所以更多的时候,他只能笑得更用力。

 

茶歇时间不长,他抽完了烟,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垃圾桶把烟熄灭,他脑子里正努力把为女人悲伤的那个自己扯出来枪毙一百回,对,就用那把蝎式冲锋枪——可他的帽子不小心碰响了邻近的车身自动报警,他被那一声尖利的鸣笛猛地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机扔了。都说倒霉是连贯的,这也许是真的,他想,因为他看见了在他刚刚站着的地方不远拐角处,一个男人正和一个棕发身材高挑的女孩有说有笑。女孩儿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笑得开心,就是那种,笑得闭着眼睛,笑得咧开嘴唇露出一排牙齿,笑得仿佛是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的那种笑。正午的太阳照在他脸上,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除了Chris Evans谁也不会这么笑。

 

哦当然,Sebastian被发现了,再明显不过,离他几米远的地方和漂亮女孩相谈甚欢的那位闻声回头,深蓝色开衫白色T恤的Chris Evans冲着他露出狐疑又尴尬的表情。如果Sebastian对自己的视力还有一点信心的话,他应该还能确定他同事Chris的手正放在那女孩儿的身后。

 

我靠!!!

 

Sebastian一阵冒冷汗,这下可以肯定尴尬的人绝对他妈的是他了,因为就算脸盲如他,他也知道现在女孩和前几天他们一起走红毯的时候Chris带的那个压·根·不·是·同·一·个·人。

 

他从来也不喜欢关心那些和公关公司、打包宣传有关的事情,但他还有点,呃,直男的直觉。只有那短短的一秒Sebastian分神想了想自己该怎么办,是笑笑say hi还是装作没看见低头走过去,五分钟后的签名摊位前换个位子坐在Frankie旁边?我的天呐,Sebastian想,我靠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我是不是会变成石头?我他妈为什么还没有变成石头?

 

可谁让Chris不是美杜莎,而Sebastian正好有个不怎么美丽的心情呢。他不想说话。于是一秒钟之后Sebastian忽略了所有预设的想法,眯了眯眼睛,从兜里掏出墨镜,双手插兜摇摇晃晃走进会场。他别在腰间的棒球帽随着他的步子在屁股上拍来拍去。

 

所以Sebastian压根也没看见Chris冲他招手打招呼的动作。

 

 -tbc-


评论(25)
热度(387)
Top

© 玻璃蓝眼珠 | Powered by LOFTER